人物在线

IDMgt2017级博士研究生吴玮杰:世界500强企业中的中国新锐力量

作者:IDMgt 薛小宇  来源:宣传   /  更新日期: 2018-01-12  点击量:943

编者按:

“80后”,是率先跨入中国信息新时代前沿,接触新生事物,对网络和信息化的意识和驾驭越来越深刻和全面的一代;是第一批彰显个性、开放思想的群体;是现今有理想和志向,不断思考民族荣誉和国家前途,日渐成熟自信,在社会有所担当的青年一代。

 “阳光大男孩”吴玮杰,中国电子科技大学(UESTC)—葡萄牙里斯本工商管理大学(ISCTE)合作管理学博士项目(IDMgt)2017级博士研究生,现任通用电气数字集团大中华区销售总经理,一位“80后”职业经理人;从校园学霸到外企精英,从传统IT人到工业互联网从业者,从“个人成才”到“带领团队迅速成长”,再到心怀工业数字梦想,同时还不忘为慈善事业贡献力量,他是世界500强企业中的中国新锐力量。

十年精英途,孜孜求学路

2018的新年钟声宣告了最后一批“90后”集体步入成年时代,也提醒着“80后”在而立之年的路上不断向前。作为一名“80后”,吴玮杰已在精英的道路上披荆斩棘,砥砺奋进,收获璀璨星光。

2016年11月,吴玮杰步入而立之年,也步入著名的世界五百强企业——GE数字集团。一年后,他带领团队签署了数千万美元的软件订单,总业绩超越去年500%,成为了GE中国2017十大 “年度客户英雄” 之一。

当中国的男女老少都在双十二买买买时,他已在31岁的年纪,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完成了从组建团队到取得如此业绩的过程。吴玮杰10年的工作伙伴——GE大中华区副总裁对他的评价首先是“能力强、受过良好的教育”。

吴玮杰说,这一切源于“学习”。他31岁的人生,从幼儿园开始,就随时处于学习状态。2004年,吴玮杰考入复旦大学软件工程专业,开启精英之路。2008年,他怀揣“复旦优秀毕业生”的荣誉毕业。毕业后,他进入甲骨文(Oracle)工作,并继续攻读复旦大学的软件工程硕士学位。他说,工作之后坚持不倦的学习不仅让他认识了更多优秀的人,而且还为他的工作提供了指导作用,能帮助他对工作中经验和感受进行系统的理论方面的整理,让他在完成工作时有更加清晰的思路和逻辑条理。 

从2008年8月本科毕业时的甲骨文(中国)软件系统有限公司的渠道销售经理,到2018年1月通用电气数字集团大中华区销售总经理,吴玮杰用了不到十年。Oracle、SAP、Infor、Cisco,到如今的GE,这些世人印象中压力山大的世界五百强外企,在他的履历中,总是星光熠熠,业绩卓著。

1.png

吴玮杰说,他一直执着追求于提升个人素质和修养,不断拓宽视野。在复旦这个培育众多精英的学校,他学到了专业知识,更开阔了视野,认识到很多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同学,他的职业生涯也因此受益良多。

作为一名优秀的工科毕业生,工作后,吴玮杰转而在管理学上不断求知。他总结道,学习知识不一定非要和工作相关。不管什么职位的工作者都需要了解公司的运转模式,要有在公司层面看待问题的高度,要对公司、行业的发展方向有一些洞察力,而学习管理课程不仅对于这些方面有益,也有利于自身素质和日常生活的待人接物的提高。

在Infor工作期间,吴玮杰攻读了香港大学的MBA。出于对学习的执着追求和精英教育环境的习惯和好感,2017年,吴玮杰报考了中国电子科技大学(UESTC)—葡萄牙里斯本工商管理大学(ISCTE)合作管理学博士项目(IDMgt),继续求学之路。他说,在报考前,他了解了许多国内大学的中外合作办学博士项目,但电子科技大学的IDMgt项目是全中国仅有的两所教育部正式批准的博士层面的中外合作项目之一,而UESTC-ISCTE博士校友会的校友都是来自各行各业的精英人才,于是“我心向往”。 

勇担数字梦,奋进博士程

吴玮杰说,从传统IT行业转行至GE,是因为他“心怀工业数字梦想”,希望在工业互联网这个新的领域创造不一样的价值。他说,互联网在过去几年已经颠覆了全球众多领域,但尚未改变工业。工业互联网,是通过互联网技术,将工业系统与高级计算、分析以及传感技术相融合,从而实现数字化工业转型升级。2015 年至今,工业领域一直在酝酿着工业革命以来最大的一次变革,那便是数字化转型,无论是作为制造业大国的中国,抑或是制造业强国的欧美,都希望能够抓住历史的机遇,引领全球工业的下一个数十年。因此,以SAP、西门子等欧洲企业为代表的欧洲公司大力宣传《工业 4.0》,而以通用电气、 Intel 及 Cisco 等美资企业则更倾向于通过《工业互联网》重构数字工业,双方虽然有着不同的方向和思路,但目的都是成为数字工业的领跑者。

作为本科和硕士都毕业于软件工程专业的“80后”,吴玮杰是对网络和信息化的意识和驾驭则更为深刻全面的一代,他说,自己的“工业数字梦”也是他作为中国“80后”所担负的使命和责任。随着《工业 4.0》和《工业互联网》的倡导,中国国务院发布了《中国制造 2025》 行动纲领并于2017年全面实施,也是意在实现从制造大国到制造强国的转变。试想一下,姑且不谈数字化转型对生产效率的提升,若只是使企业能节省 1%的成本,对中国这样一个工业产值超过 30 万亿的国家来说意义巨大。

2.png

吴玮杰说,报考IDMgt项目,一方面因为他对成都的山水、美食、文化,早有倾慕,期待已久,另一方面,他寻求“高端充电,为梦想铺路”平台的愿望,与电子科技大学这种国内为数不多的“双一流”A类大学,以及IDMgt项目“高端论道,学达天下”的价值理念和“互联网+”和“信息技术+”相结合的办学特色不谋而合。他感概,与他同级别的同事工作经验远比他丰富,和这些同事相比,他还需要更多的知识和实践。现在,他希望通在IDMgt管理学博士阶段的学习和研究,通过与中外双方教授和精英校友们交流和学习,拓展国际化视野,加强自己在管理理论方面的优势,并将管理前沿理论与自身工作经验相结合,进一步丰富自我,为“中国制造2025”贡献自己的力量。

但开始的时候,工业互联网是一片鲜有人踏足的领地,吴玮杰不知道对于后来人而言,他会是一个先锋还是先烈。而现在,坚持下来的他看到了曙光。他说,工业互联网的新应用场景不断出现,已逐步惠及到越来越多的行业。如GE自身所擅长的高端医疗影像仪器通过工业互联网技术已经大大提高了医院的效益。以往在设备发生故障后的检修期间,设备无法产生实际效益,但通过工业互联网技术在仪器端实时监测,得到所有的状态数据,维修人员就可以及时提供可预测性的解决方案,对仪器提前检修维护,更大的保证工作的连续性。再如航空行业,飞机每次取出发动机更换叶片,都需要上百万的成本,而不同的飞行环境需要更换的频率也不尽相同,通过工业互联网,就可以准确地预测了解发动机的磨损程度,提供问题及性能诊断,将被动维护变为主动维护。

传递正能量,慈善报社会

对于吴玮杰而言,在追求“工业数字梦”的路上,前方依旧未知,他说自己喜欢追求不确定,那种感觉让他着迷,给予他力量和信念继续前行在未知的荒原上。但他一直相信,工业互联网有更多的前景与未来。IDMgt校友评价吴玮杰时,说他“情商智商双高、阳光开朗、自信精明”。漫漫数字工业梦的征途上,他奋进的身影,成为他阳光自信、努力奋进的见证,也成为他作为上司影响下属的正能量。他说,在公司的第一年,他也感到SUFFERING,但他是leader,他需要自己有信心,更要给团队带来希望。每次和同事交流,或者公司开会,他总要提到,今天我们看不清前方的路,是因为我们是LEADER,如果我知道该怎么走,那我们就是跟随者,会缺少太多的机会。

GE在报道吴玮杰时,把他称作“斜杠青年”,专门报道了他“工作之外的予取”。褪去GE数字集团大中华区销售总经理的头衔,他是上司与下属/ 丈夫与父亲/复旦大学客座讲师/ 慈善基金会理事。在这些工作、生活和社会中的头衔和角色之外,吴玮杰又给自己增加了一个非常有用压力的角色——电子科技大学IDMgt管理学博士项目的研究生。他相信,这段博士经历的价值,不能简单的功利的去衡量。他坦言切身体会到IDMgt项目“精于学业,诚于友谊”的宗旨,这里教学内容丰富,课程安排全面,各行各业的精英人才校友荟萃一堂,教师队伍专业严谨,在与他们的交流中,他碰撞出许多思维的火花,可谓“聚,修,悟,达”,比同行业的交流更有借鉴的价值。吴玮杰在IDMgt项目已完成了几次课程学习,他说,已收获良多,也对自己的信念和梦想更加坚定。

3.png

吴玮杰说,在有限的时间里,要实现自己工作、学习、生活的多角色平衡,得懂得“权衡”和“取舍”,但他从未将一颗慈善公益的心舍弃。他说,正是工作之外的这些“工作”让他在回馈社会的同时,获得了压力的释放与心灵的满足。刚开始他所做的也只是在公司组织的慈善活动中捐款,直到后来参与了慈善基金会,甚至去贵州山区“远征”后,吴玮杰才感受到:“原来真正的慈善并不只是捐款。”

山区的孩子们在每年特定的那几天都会迎来一批批的志愿者,然后再独自面对剩下的孤独,因为他们从小习惯了赤脚而不穿志愿者们送来的鞋袜。吴玮杰不禁叩问,这样的慈善真的帮助了那些贫苦的孩子吗?他想做的慈善是真正的慈悲与关怀,而不是一项任务、一种心里安慰。当看到许多小朋友深夜点蜡烛学习的背影,吴玮杰开始反思,他为小朋友们联系赞助商捐助了一批台灯,小朋友们哄抢后开心的笑脸留在了他手机的相册里。他开始为村民上课,因为他明白有的小朋友不是不想上学,而是家里缺人手干农活不让他上学。同时,他认识到现在社会上的一些思维误区:人们总是鼓励孩子们走出大山,可那些走出大山的孩子没有再回来建设贫瘠的家乡,而那些没走出大山的孩子也不知如何才能改变这片贫瘠的土地,我们或许更应该告诉他们,出去是为了回来,是为了报答养育自己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