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声音

冯天丽:企业社会责任与社会创新——用世界语言讲述中国故事

作者:冯天丽  来源:宣传   /  更新日期: 2017-04-20  点击量:1123

【摘要】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经历了巨大的腾飞,随之也带来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而企业将在解决复杂的社会问题和进行社会创新中发挥不可或缺的作用。同时,在社会经济中成长的千禧一代拥有更高的权利意识,消费越来越关注企业而非仅仅是其产品。在信息时代,如何在追求股东价值的同时创造社会价值是当今企业的全球趋势。作者通过案例研究诠释了管理层因财务、股东等压力下而忽略其他利益相关者利益的发生机制及其最终影响股东的利益过程。并在最后呼吁学界对中国新兴慈善事业的关注。

中国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出现了惊人的增长。一个非常明显的表现是,许多中国企业家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如2004年中国有三个亿万富翁,到2016年,这个数字增加到568个,百万富翁人数达到133万(胡润百富,2016),这种巨大规模的个人财富的积累在现代历史上几乎前所未有。伴随中国经济增长的是各类社会问题,如环境污染问题,食品安全问题,贫困问题、农村教育问题、养老等问题日趋严重。随着全球经济危机和国家福利的削减,国家和政府满足巨大而复杂的社会需求的能力相对减弱。各种复杂的社会问题急需通过社会创新来解决;社会创新强调用商业化手段创新地为社会问题提供可持续的解决方案,代表了一种解决社会问题的全新范式。世界上许多国家的社会问题,如与自然环境,劳工条件,保护消费者和人权有关的问题的处理责任越来越多地从国家转移到公司和其他私营机构(Matten&Crane,2005)。以美国为例,在过去二十年中,越来越多的公司一直在卫生、种族关系、环境和经济发展等领域从事促进改善社区、地方乃至全球福祉的积极的社会变革活动。中国企业如何运用自身技术与资源优势制定创新解决方案,用市场的手段提供“金字塔底层”(Base of the Pyramid, BoP)的人群改善经济地位的机会,不仅是当下中国社会迫切的需要也是中国企业的重要机会。放眼全球,传统的商业,传统非盈利组织以及混合型的组织都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即,企业经营的目标改变为不仅仅考虑股东价值还要考虑为社会创造价值(Doing Well & Doing Good),企业不仅在财务绩效上取得成功,还要成为有社会责任感的、能为社会增加福祉的企业。企业为包括股东和客户在内的各利益相关者(包括后代)创造经济、社会和环境的综合价值,全面塑造企业负责任的形象,为社会创造未来的可持续发展已经成为全球社会最普遍的期望和要求。中国企业如何主动适应和利用国际新话语体系,重塑社会责任战略目标,以适应全球可持续发展的新要求值得大家关注。

笔者曾通过案例“Stakeholder Influences and Organization Responses: A Case Study of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Suspension”提供一个动态模型来解释利益相关者的影响和管理者的后续反应。原有研究将企业利益相关者关系视为相对静态的,但静态观点不能充分解释企业利益相关者关系中的动态变化。文章研究了当企业在面临财务危机经济下行等不良状况时,股东如何获取权力影响高层管理,管理者重新调整其利益相关者的优先性,应对来自优先考虑的利益相关者的压力(更多地关注要求更高利润的股东),从而对其他利益相关者的利益重新分配,暂停企业社会责任投资,损害员工,客户,社区和政府等其他利益相关者的利益,进而与利益相关者关系破裂最终影响股东利益。如图1:

QQ图片20170420151126.png

Figure 1. A General Model of Stakeholder Influences, Firm Responses, and CSR Suspension

另外,财富的极度集中使得慈善事业可能成为一个强大的工具,在解决复杂的社会问题和进行社会创新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当下,超级企业和超富有的个人对慈善在改变世界中的作用越来越感兴趣。慈善事业是进一步加大或是缩小穷人与富人之间鸿沟的潜力,已经大大逃避了学者和广大公众的审查(Nalick et.al,2017)。正如我们所见,慈善事业的党派给予可以资助创造非民主制度而取代过去的民主制度,如果缺乏学术研究和公众的关注,慈善事业的权力和责任之间将可能造成潜在的危险和不平衡。